唐德瓦业琉璃瓦厂家欢迎您

热门关键词:

您的位置:和记 > 常见问题 >

什么是古建筑的地仗?

时间:2018-10-09

浏览次数:191

地仗是在古建筑中常用的?;す沤ㄖ姆椒?,但是对今天的建筑领域对地仗这个词还是很陌生的,但是在古代建筑中地仗是必不可少的。
地仗全名叫油灰地仗,是由砖面灰(对砖料进行加工产生的砖灰,分粗、中、细几种)、血料(经过加工的猪血),以及麻、布等材料包裹在木构件表层形成的灰壳,主要起?;つ竟辜淖饔?,由于在它的表面涂刷油漆,所以,它又是油漆的基层。古建筑的地仗分为两麻一布七灰、两麻六灰、一麻一布六灰、一麻五灰、一布五灰和一布四灰等。
清早期以前的地仗做法比较简单,一般只对木构件表面的明显缺陷用油灰做必要的填刮平整然后钻生油(即操生桐油,使之渗入到地仗之内,以增强地仗的强度韧性及防腐蚀性能)。清早期以后地仗做法日益加厚,出现了不施麻或布的“单披灰”,包括一道半灰、两道灰、三道灰乃至四道灰做法,更讲究的则有“一布四灰”、“一麻五灰”、“一麻一布六灰”,甚至“二麻六灰”和“二麻二布七灰”等做法。讲究的四合院木构地仗,重点构件要做到一麻五灰,其余构件大多做单披灰地仗。王府建筑的地仗可厚于一麻五灰。
在木构件表面做地仗,在清代早期已形成制度。清代以来,木构地仗所以出现越做越厚的趋势,主要原因有二:其一,清代建筑多承自明代,因年久反复修缮,原有构件大多不太平直圆顺,棱角也不完整,只能通过加厚地仗、使麻糊布、过板闸线等工艺手段得以再现昔日光彩;其二,实践使人们懂得,很簿的地仗是不能长期抗御自然界各种侵蚀的,因此加大地仗厚度,加强地仗的拉力(糊布或使麻),也就成为必然。
1.古建修缮工程油漆地仗施工时,针对第一道工序斩砍见木(基层处理)的操作方法及质量要求。用小斧子横着(垂直)木纹砍掉旧油灰皮。不得将斧刃顺木纹砍,用力不得忽大忽小,以斧刃触木为度,否则损伤木骨;将所遗留的旧油灰皮及灰迹(污垢)砍至见新木茬为止,不得损伤木骨。
2.“横掖、竖划”是指古建地仗施工中,捉缝灰工序时,针对捉缝隙的操作方法及质量要求。所谓“横掖”是指在捉缝隙时,应竖拿铁板横着(垂直)木缝将油灰掖入缝隙。所谓“竖划”是指捉缝隙“横掖”后再用铁板的角顺缝来回划掖油灰,然后竖着铁板顺缝填刮油灰,表面要刮成整铁板灰。使缝内油灰严实、饱满,表面整齐、美观。
3.“竖扫荡、横压麻”是指古建麻布地仗施工中,针对通灰和压麻灰或压布灰两道粗灰工序过板子时的操作方法及质量要求。所谓“竖扫荡”是指通灰工序在过板子时,顺着木纹的方向刮灰,檩、柱等圆形木构件,因经多次重修达不到平、直、圆,须横着(垂直)木纹的方向过板刮灰。早期新营建的古建筑,因檩、柱圆形木构件平、直、圆,通灰工序时不过板子,而是使用牛皮制做的皮子进行“竖扫荡”;所谓“横压麻”是指压麻灰工序在过板子时,横着(垂直)木纹方向顺着麻丝滚籽刮灰,其板口应与檩、柱圆形木构件通灰的板口错开。通过横竖过板刮灰,达到平、直、圆的最佳效果。
4.“横翻、顺轧”是指古建麻布地仗施工在使麻工序时,对水轧步骤的操作方法及质量要求。所谓“横翻”是指在开浆、粘麻、砸干轧、潲生后,水轧(翻轧)时,用麻针横着(垂直)麻丝拨动将麻翻虚,既要检查麻层内是否有干麻、干麻包,又要将麻层拨动的不漏籽又厚薄均匀;所谓“顺轧”是用麻轧子将翻虚的麻层顺着麻丝挤浆轧实,使浆浸透麻层更加密实平整。再经整理活抻补、找平、轧实,达到使麻的质量要求。
5.“粗拣低、细拣高”是指古建地仗施工中,在过板子或轧各种线时,拣灰者应掌握的操作要点。所谓“粗拣低”是指拣灰者用铁板拣粗灰时,被拣灰处的灰层面须拣平,拣不平的情况下允许拣的微低于灰层表面,但不得拣高灰层表面。如有高出的灰层及余灰、野灰等既不易铲除也磨不掉,更不易磨修平整及成型。如被拣灰处出现微低的灰层面时,下道工序还可弥补,这就是允许“粗拣低”的道理;所谓“细拣高”是指拣灰者用铁板拣细灰时,被拣灰处的灰层面须拣平,防止收缩或拣不平要拣的略高于灰层表面,便于磨细灰工序时,确保磨细灰磨修平整及成型。拣灰既能弥补板子或轧子下不去地方的不足,又能处理好板口的接头和线口两侧的野灰,还能确保板口或线角的完整,使地仗达到平、直、圆和成型美观的质量要求。
6.“粗灰连根倒、细灰两头跑”是指古建地仗施工中,针对圆柱子粗灰(含早期的扫荡灰)、中灰工序和溜细灰程序操作的要点。所谓“粗灰连根倒”是指圆柱子做粗灰时,为防止一人的高度内出现多余的接头,用皮子由柱根至手抬高处收灰,即为“连根倒”,但做中灰时手抬高处的接头应与细灰的预留接头错开;所谓“细灰两头跑”是指用细灰皮子溜圆柱子细灰时,应先溜膝盖以上至手抬高处,要上过头顶下过膝,上下接头放在找细灰打围脖预留接头上,待此段细灰沏干时,分别溜柱子的上段(上步架子)细灰和柱根处(膝盖以下)的细灰,即为“细灰两头跑”。由于溜细灰是由上至下收灰,膝盖以下不易掌握细灰的厚度,因此采取“细灰两头跑”的操作方法。如开间4m以上的上桁条(檩)溜细灰留两个接头时,俗称三皮子活,可采取“细灰两头跑”的操作方法,先溜中间的细灰,再溜两头的细灰,也可先溜两头的细灰,后溜中间的细灰。
7.“左皮子、右板子”是指古建地仗施工中,操作者使用皮子和板子应掌握的操作方法和要点。所谓“左皮子”主要是指上架檩、柱等圆形木构件中灰〔含早期的通灰〕和溜细灰时,从左插手(由左至右)用皮子完成灰遍成活的操作程序,即为“左皮子”。如开间的上桁条(檩)溜细灰留一个接头时,俗称两皮子活,应先溜左边的细灰,后溜右边的细灰,其接头应放在偏中。如圆柱子溜细灰时,应从暗处由右向左抹灰、复灰、收灰成活,收灰时要看皮口的后皮柳,并掌握皮柳的直顺度,大面要整皮子活,竖接头应放在圆柱的暗处,半皮子活应放在柱秧处。所谓“右板子”,是指通灰、压麻灰、压布灰和细灰工序中,在过板子时,搽灰者用皮子由右至左搽灰和复灰,过板者手持板子左右让灰,将灰让均匀后,再手持板子由右向左刮灰成活。使用皮子搽灰配合过板子完成灰遍成活的操作程序时,也可称“右皮子”。
8. “俊粗灰、丑细灰”是指古建地仗施工中,针对粗灰工序和细灰工序灰层表面的质量要求。所谓“俊粗灰”是指粗灰工序如捉缝灰、通灰、压麻灰、压布灰(含中灰)的灰层表面,在操作时除达到平、直、圆等质量要求外,还应达到灰层表面干净、利落、整齐、美观等外观的要求。因为粗灰层表面如有高出的灰层及余灰、野灰、窝灰等,待灰层干燥后既不易铲除也磨不掉,更不易磨修平整及成型,所以要求“俊粗灰,’;所谓“丑细灰”是指细灰工序操作时其灰层,除达到灰层厚度及秧角和楞角基本直顺、整齐,无划痕、蜂窝麻面,确保磨细灰工序能磨修平、直、圆及成型的质量要求外,其灰层表面的外观要求并不重要,这就是所谓“丑细灰”。
9.“长磨细灰、短磨麻”是指古建麻布地仗和单披灰地仗施工中,针对磨麻和磨细灰两大工序的操作方法及质量要求。所谓“短磨麻”,顾名思义,就是磨短点。操作时一般不称“短磨麻”而称为“磨寸麻”。在磨麻时,用缸瓦片或金刚石由上至下顺着麻丝磨,既要磨破浆皮又要断斑磨出麻绒,如长磨麻既磨不破浆皮,又磨不断斑更磨不出麻绒,易造成压磨灰附着不牢:所谓“长磨细灰”,顾名思义,就是拉长些磨,有利于先磨凸面再找平,如短磨细灰易随凸就凹不易磨平。磨细灰时不称“长磨”,称为穿磨、穿平、穿直(或阴阳角的找直)等。操作时要用新砖块或细金刚石由下至上磨,先轻磨再穿磨硬浆皮直至断斑后,要横竖穿磨至平、直、圆。遇大平面可斜穿、圈磨一遍,圆构件须手感找磨,使地仗达到平、直、圆的质量要求。
10.“横穿、竖磨”或“竖穿、横磨”主要是指古建地仗施工中,针对磨细灰的操作方法及质量要求。所谓“横穿、竖磨”或“竖穿、横磨”其内容含义与“长磨细灰”技术术语基本相同。不同之处是强调了横着(垂直)构件木纹方向或竖着〔顺〕构件木纹方向穿磨细灰的操作要求,随着面积的大小同时更换新砖块或细金刚石的大小,凡能进行穿磨的部位(处)则按“横穿、竖磨”或“竖穿、横磨”操作方法操作。特别是涂刷油漆部位的地仗,要达到平、直、圆的质量要求。防止油饰后观感出现凹凸不平石膏腻子是不易弥补的,甚至由于油皮上刮胶油腻子而造成油漆后翘皮、脱落等缺陷。这就是“长磨细灰”和“横穿、竖磨”或“竖穿、横磨”技术术语的主要含义。
11.“长磨腻子、短磨麻”是指古建地仗施工中,针对磨活的磨腻子和磨麻的操作方法及质量要求。所谓“长磨腻子、短磨麻”其内容含义与“长磨细灰、短磨麻”技术术语基本相同。不同之处是地仗钻生桐油干燥后,进行油皮工艺中,磨生、清扫、湿布掸净,找、刮浆灰、满刮血腻子后。磨腻子时要求用1.5#砂纸长磨腻子,通过长磨腻子有利于磨掉凸面的腻子,而凹面的腻子保留下来,达到腻子薄而表面平的目的。如短磨腻子易随凸就凹不易磨平。粉刷工程的顶墙面磨腻子时也是如此“长磨腻子”的。
12.“冬加土籽、夏加丹”是指古建地仗施工的主要材料“灰油”,在熬炼时,应根据季节性不同调整配比的要点?;矣褪怯蒙┯?、土籽面、樟丹粉熬炼而成的。所谓“冬加土籽、夏加丹”是指一年四季春秋两季气候相当,应按一个配比下料;冬夏两季温度差别较大,则应根据土籽面(二氧化锰)和樟丹粉(四氧化铅)和作用,适当增减其配比中的重量。即:配比中主要材料生桐油100四季不变。春、秋两季土籽面为7,樟丹粉为4;冬季土籽面应增1,樟丹粉减1,土籽面与樟丹材料配比为8:3;而夏季土粉面应减1,樟丹粉应增1,土籽面与樟丹材料配比为6:5。其每个季节的总重量之合为111。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什么是古建筑中的斗拱?

友情链接 / links